• <tr id='GT73sO7a'><strong id='GT73sO7a'></strong><small id='GT73sO7a'></small><button id='GT73sO7a'></button><li id='GT73sO7a'><noscript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dt id='GT73sO7a'></dt></noscript></li></tr><ol id='GT73sO7a'><option id='GT73sO7a'><table id='GT73sO7a'><blockquote id='GT73sO7a'><tbody id='GT73sO7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T73sO7a'></u><kbd id='GT73sO7a'><kbd id='GT73sO7a'></kbd></kbd>

    <code id='GT73sO7a'><strong id='GT73sO7a'></strong></code>

    <fieldset id='GT73sO7a'></fieldset>
          <span id='GT73sO7a'></span>

              <ins id='GT73sO7a'></ins>
              <acronym id='GT73sO7a'><em id='GT73sO7a'></em><td id='GT73sO7a'><div id='GT73sO7a'></div></td></acronym><address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legend id='GT73sO7a'></legend></big></address>

              <i id='GT73sO7a'><div id='GT73sO7a'><ins id='GT73sO7a'></ins></div></i>
              <i id='GT73sO7a'></i>
            1. <dl id='GT73sO7a'></dl>
              1. <blockquote id='GT73sO7a'><q id='GT73sO7a'><noscript id='GT73sO7a'></noscript><dt id='GT73sO7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T73sO7a'><i id='GT73sO7a'></i>

                直击埃航空难现场:中国救援队员的眼泪

                荆州新闻网

                2019-03-13 12:36:11

                中新社亚的斯亚贝巴3月13日电 题:直击埃航空难现场:中国救援队员的眼泪

                中新社记者 王曦

                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连续作业,来自中国交建的救援队员赵志伟眼睛布满血丝,可他并没有停歇下来,依旧在紧张搜寻着,“我想把他们的遗物找出来……”

                资料图:当地时间3月12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失事航班ET302的救援工作基本结。图为事故现场散落的遇难者的笔记本电脑残骸。中新社记者 王曦 摄资料图:当地时间3月12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失事航班ET302的救援工作基本结。图为事故现场散落的遇难者的笔记本电脑残骸。中新社记者 王曦 摄

                他口中的“他们”,正是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ET302失事航班中的157名遇难者,其中包括8名中国同胞,特别是遇难的中航国际员工金也淘,是赵志伟的朋友。当听到飞机坠毁的消息时,赵志伟第一时间跟随中国救援队来到现场。一路颠簸后,他看到的是一片巨大且冒着黑烟的空难现场。如此惨状让赵志伟第一次直观地感受到了空难的狰狞。据他描述,机头不见踪影,一地破碎的飞机零部件,满地的遇难者遗体和行李残骸无不令人触目惊心。

                “特别吓人,看得人头皮发麻。”赵志伟对记者说,在现场,他只待了片刻就感到胸口发闷,心里也压抑得几近发狂——除了挖掘机操作的声音,几乎没有任何其他声音,所有人都在紧张地搜索着眼前的每一寸土地。

                这期间,赵志伟发现过遇难者的“遗体”——一个四五岁孩子的手掌。赵志伟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身旁的同事张洪卫赶紧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他当时看完就吐了。”

                资料图:当地时间3月12日,在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ET302航班失事现场,机组人员Ayantu Girmay的母亲Kebebew Legesse悲痛欲绝。当地时间10日上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架计划飞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客机,从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起飞不久后坠毁,机上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成员无一生还。资料图:当地时间3月12日,在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ET302航班失事现场,机组人员Ayantu Girmay的母亲Kebebew Legesse悲痛欲绝。当地时间10日上午,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一架计划飞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的客机,从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起飞不久后坠毁,机上149名乘客和8名机组成员无一生还。

                赵志伟还在废墟里继续搜寻,他想见朋友最后一面,也想给其他遇难者的家人一个交代和念想。“不到最后一刻,我不想放弃。”他说。

                然而,由于飞机坠毁的地点面积过大,以及坠毁时的冲力太大,一切都在瞬间化为了极小的碎片,这无疑为搜寻加大了难度。记者在现场看到,救援队员都是徒手在夹杂着残骸碎片的土地中一遍又一遍翻找,不知在30多个小时的时间里翻找了多少次。

                随着时间的推移,炎热的天气更加剧了现场救灾环境的恶劣程度:难闻的气味令人不时干呕,头顶上盘旋的乌鸦则让人心生烦躁。但赵志伟依然没有放弃,戴着口罩的他还在努力翻找着,一旦救援队员发现不是英文标示的物品,他都会飞奔过去查看,但每次他又会失望而归。

                资料图:3月12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失事航班ET302的救援工作基本结束。图为遇难者家属在事故发生地放上鲜花寄托哀思。中新社记者 王曦 摄资料图:3月12日,埃塞俄比亚航空公司失事航班ET302的救援工作基本结束。图为遇难者家属在事故发生地放上鲜花寄托哀思。中新社记者 王曦 摄

                随着3月12日最后一台挖掘机停止工作,此次救援搜索工作基本宣告结束。

                此刻,赵志伟的脸被晒得通红,他独自坐在已经停止作业的挖掘机旁,无望地凝视着那个因飞机坠毁而形成的十余米深的大坑,说:“我想为朋友和遇难的同胞做点什么,把他们的遗物找出来,可我什么也没找到,心里真的特别难受。”说这话时,赵志伟的眼中闪着泪花,他的声音哽咽而沙哑。(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