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GT73sO7a'><strong id='GT73sO7a'></strong><small id='GT73sO7a'></small><button id='GT73sO7a'></button><li id='GT73sO7a'><noscript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dt id='GT73sO7a'></dt></noscript></li></tr><ol id='GT73sO7a'><option id='GT73sO7a'><table id='GT73sO7a'><blockquote id='GT73sO7a'><tbody id='GT73sO7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T73sO7a'></u><kbd id='GT73sO7a'><kbd id='GT73sO7a'></kbd></kbd>

    <code id='GT73sO7a'><strong id='GT73sO7a'></strong></code>

    <fieldset id='GT73sO7a'></fieldset>
          <span id='GT73sO7a'></span>

              <ins id='GT73sO7a'></ins>
              <acronym id='GT73sO7a'><em id='GT73sO7a'></em><td id='GT73sO7a'><div id='GT73sO7a'></div></td></acronym><address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legend id='GT73sO7a'></legend></big></address>

              <i id='GT73sO7a'><div id='GT73sO7a'><ins id='GT73sO7a'></ins></div></i>
              <i id='GT73sO7a'></i>
            1. <dl id='GT73sO7a'></dl>
              1. <blockquote id='GT73sO7a'><q id='GT73sO7a'><noscript id='GT73sO7a'></noscript><dt id='GT73sO7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T73sO7a'><i id='GT73sO7a'></i>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专访频道 > 正文

                给培训降温需改革教育评价体系

                      作者:罗攀

                给培训降温需改革教育评价体系

                对话人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法制日报》记者赵丽《法制日报》实习生崔磊磊

                记者:近日,教育部要求各地加快“全国中小学生校外培训机构管理服务平台”的信息录入工作,方便社会查询和监督。各地黑名单上的机构既包括学科辅导类机构,也有大量文体艺术类培训机构,绝大部分为规模小、知名度低的小机构。不合格的原因大部分是证照不齐全、存在安全隐患、无消防通道等。这些机构按照各地相关部门要求被关停整改或取缔。

                熊丙奇:从对培训机构的整顿效果看,培训的市场供给确实更为规范,包括各地都取缔了一批无证无照的培训机构,公布了培训机构黑白名单。教育培训机构对培训热有推波助澜的作用。因此,针对培训机构没有合法资质、提前教学、超前教学等乱象,必须加强治理,维护基础教育秩序,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利。

                储朝晖:针对教育部官网发布全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整改情况的通报中“完成整改”,需要正视两个问题:第一,什么叫完成整改,是进行登记了还是怎么样;第二,完成整改以后,是不是学生的学习负担就减轻了,这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整改的目的就是要尽可能减轻学生的学业负担,如果整改后学生的学习负担还是重,是不是已完成整改?所以“完成整改”这个概念怎么界定,是不是实现了当初要进行整改的目标,这是一个评定标准。

                记者:培训机构热火朝天,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家长认为上了培训机构,孩子就能考出好成绩,有择校机会。不少家长向我们表示“评价体系单一,还是只看分数”。这个根子上的问题解决不了,校外培训班的火爆会始终存在。

                储朝晖:校外培训机构的整改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从目前的情况看,寒假报培训班的总量有可能减少了,但还是有。现在之所以有培训机构,主要原因是有培训的需求。培训需求的产生,一个因素是由于学校之间不均衡,另一个因素是学校对学生的评价标准过于单一,按分数排名,分数排高的进好学校,分数低的去差学校。这两个因素共同造成了通过报培训班来提高分数的现象,导致培训机构现在遍地开花。

                熊丙奇:在整顿教育培训机构之后,让“疯狂的培训”降温,只有改革教育评价体系这一条选择了。之前,很多人把学生负担重归因为培训热,再把培训热归为家长的不理性与培训机构的逐利、违规经营,因此,都寄望于整顿培训机构,给培训热降温,为学生减负。

                这一轮对教育培训机构的集中整顿告诉人们,整顿培训机构,要求所有培训机构规范经营,这有必要,但整顿培训机构无法给培训热降温。只整顿培训机构,而不改革不科学的教育评价体系,培训热将一直高热不退。

                记者: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基础教育的优质资源不够均衡。现在人们实现了“有学上”的期盼,转向要“上好学”。目前,我国执行义务教育阶段取消选拔性考试,小升初阶段公办学校都直接划片入学,优质民办学校就成了“香饽饽”。

                熊丙奇:如果上述提到的现实情况不改变,关于培训机构的相关整改,对于家长对培训的需求并不会产生多大影响。因为在培训的需求端,仍然是一大堆渴望孩子获得学习、升学竞争优势的家长。

                而在培训需求仍旧旺盛的情况下,出现了新的现象:有资质的培训机构生意更加火爆,在市场需求以及监管门槛,比如要求学科培训教师必须有教师资格证,以及不能从体制内的学校内聘请兼职教师这些要求的推动下,培训价格进一步提高。这意味着整顿培训机构并没有起到减轻学生负担的效果,反而进一步增加家庭的培训经济负担。

                储朝晖:从根源来看,就是要改正教育管理和评价。如今的现状是,一边整治培训机构,一边还是用单一的评价标准来评价学生,两者之间是相悖的。

                解决这个问题要明确一个理念,即学生成长发展需要什么。依据学生成长发展的真实需要,包括个性化的需要,来设计教育教学,进行教育评价。

                记者:目前,也有不少民众担心,整治校外培训机构会不会成为运动式。未来如何建立健全校外培训机构规范有序发展的长效机制,推动校外培训走上制度化、规范化管理轨道,真正成为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促进中小学生全面健康发展?

                储朝晖:解决这样的问题,主要还是要依靠行业的自律。教育行业的基本规则是依据儿童的成长发展需要,去进行教学和开展评价,建立健全一个良性的评价体系,在这种良性评价体系里,对学生的评价必然具有多样性,不会像现在这样过度集中和单一。

                以后即便有培训机构,它的培训内容也是多样性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简单和重复。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每个培训机构必须要有自己独特的内容,才有立足之地,这个行业才会有良性的生态。

                制图/李晓军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2223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