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GT73sO7a'><strong id='GT73sO7a'></strong><small id='GT73sO7a'></small><button id='GT73sO7a'></button><li id='GT73sO7a'><noscript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dt id='GT73sO7a'></dt></noscript></li></tr><ol id='GT73sO7a'><option id='GT73sO7a'><table id='GT73sO7a'><blockquote id='GT73sO7a'><tbody id='GT73sO7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T73sO7a'></u><kbd id='GT73sO7a'><kbd id='GT73sO7a'></kbd></kbd>

    <code id='GT73sO7a'><strong id='GT73sO7a'></strong></code>

    <fieldset id='GT73sO7a'></fieldset>
          <span id='GT73sO7a'></span>

              <ins id='GT73sO7a'></ins>
              <acronym id='GT73sO7a'><em id='GT73sO7a'></em><td id='GT73sO7a'><div id='GT73sO7a'></div></td></acronym><address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legend id='GT73sO7a'></legend></big></address>

              <i id='GT73sO7a'><div id='GT73sO7a'><ins id='GT73sO7a'></ins></div></i>
              <i id='GT73sO7a'></i>
            1. <dl id='GT73sO7a'></dl>
              1. <blockquote id='GT73sO7a'><q id='GT73sO7a'><noscript id='GT73sO7a'></noscript><dt id='GT73sO7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T73sO7a'><i id='GT73sO7a'></i>
                当前位置: 首页 > 体育 > 专访频道 > 正文

                贵州两会热议民营企业发展问题 企业家直言“痛点”

                      作者:房家梁

                贵州两会热议民营企业发展中的问题

                企业家直言“痛点” 省领导现场“接招”

                在日前召开的贵州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和政协第十二届贵州省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民营企业发展中遇到的问题成为多个会场热议的焦点。一些来自民营企业的代表、委员在讨论中直言目前的“痛点”,参与讨论的贵州省领导现场“接招”,共同探讨问题的解决之道。

                “人在会场,心在催款的路上”

                “年关了,人在会场,心在催款的路上。”贵州省政协委员、贵州长通集团董事长张钊说,催款一定是每个民营企业年关最大的痛,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解决政府和国企拖欠民企款的事,“但现实情况比我们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贵州省政协委员、贵州玄武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朱洪模在一场有省长谌贻琴参加的讨论中也提到张钊说的问题。他认为,这是政府诚信体系建设不到位造成的。

                “随意变更合同内容,新官不理旧账,履约不连续、不按合同规定办事”……这些都是朱洪模总结政府不诚信的现象。他说,民营企业有“民不敢与官斗”“民告官、吿不翻”的体会,就算政府不诚信,企业也只敢用小范围协调的方式,不敢正面投诉,不敢激怒政府,不敢提起诉讼。

                “在调研过程中,有的企业一再叮嘱要为他们保密,有的企业有情况反映,但领导调研时不敢声张,怕扩大影响后被‘穿小鞋’。”朱洪模说,建议开展政府失信违约专项清理整治,全面摸清政府拖欠民营企业款项,根据欠款时间和数额,根据欠款时间和数额,合理拟定还款时间表,到期不还的,财政部门扣缴相关款项进行支付。

                他同时建议,建立政府信用评级制度和政府失信违约监督体系,将守信践诺纳入官员考核体系,对造成政府失信违约的主要负责人和工作人员依法依规追究责任。

                朱洪模说,省长在对自己发言的回应中表示,这些说法都很中肯,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政府已经安排了相关工作,今年会更严格要求政府讲诚信。

                贵州省副省长陶长海在讨论现场也直接回应张钊的发言:“地方政府欠民营企业的账限期归零。”他说,贵州省委省政府专门发出进一步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其中有一条就是要求地方政府清理对民营企业的欠账。

                改变“只清不亲”的政商关系

                贵州省政协委员、贵州巨星集团董事长谭治星认为,让民营经济活力得到更大释放的一个核心问题是政商关系。

                除了违纪违法行为,他总结当下“不正常”政商关系的两种表现:一是一些干部“谈商色变”,不跟民营企业交往;二是表面上客客气气,内心却有距离,对民营企业的诉求不用心、不热心。

                贵州省政协委员、贵州省青联副主席吴汉阳也有同样的感受,他说,企业出了问题,不能把它当成“瘟疫”,不理不问,不敢“雪中送炭”。

                “政府调研企业,吃了企业多少饭算违规?能不能由省纪委牵头,几个部门配合出台一个‘贵州省政商交往准则’?”谭治星在讨论现场还把问题直接抛向坐在对面的贵州省纪委书记夏红民。

                “请纪委一手抓反腐,一手抓治庸。”谭治星说,应该对违纪违规不容忍,对不作为、慢作为、效率低下、超时间办事的也不容忍。

                对谭治星提到的制定一部地方性政商交往准则,夏红民讨论认为可以不用这样的办法操作。“我想问一句,什么时候说公务员到企业调研一定不能吃饭了?”夏红民说,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国务院公务接待条例都很明确,现有的规矩好好学、好好用,不一定应景式地出台新规定。

                “来的都是客,调研到下班时候了,企业的一份工作餐都不能吃?那就是形式主义。”夏红民说。

                夏红民表示,领导干部对民营企业的帮助真正落到实处就是把现有政策落到位,“有不到位的,要去填平补齐”。

                贵州省委常委、统战部部长严朝君在讨论现场说,民营企业好社会才会蓬勃发展,干部在思想上对民营经济有足够高的认识,才能发自内心地服务企业,而不是赶鸭子上架,逼着去做,“有什么样的认识水准,才有什么样行动的力度和执行效果”。

                减税降费如何增强获得感

                张钊在发言中提出如何增强企业获得感的问题。

                他列举自己在贵州省龙里县3家工厂的情况,按照县里通知,2019年社保缴费基数调整,按实际发放薪酬全额缴纳,随之而来的一串社保支出数字大幅度攀升:2019年1月和2018年12月相比,养老保险上浮54.85%,失业保险上浮54.9%,生育保险上浮54.9%,工伤保险上浮53.5%,医疗保险上浮85.94%,综合起来增这部分支出加了61.43%。

                “企业不敢‘躲猫猫’,主管税务机关每月都要对实收保费确认到账。”张钊说。

                对于税收优惠,贵州省政协委员、贵州省注册税务师协会副会长肖昀在发言中认为,企业对税收优惠政策了解不够,掌握不全面,是导致许多企业难以充分享受税收优惠的原因。

                比如,有的高新技术企业对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的优惠政策不知道如何享受;有的小微企业对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不知道怎么获得等。

                肖昀建议政府进一步简政放权,同时建议进一步加大对企业的税法宣传和积极引导企业利用税务师行业专家优势,帮助企业纳税人获得税收优惠。

                对于降费,陶长海还举了个例子,2018年贵州省工商企业的用电价格首先按中央要求降低了10%,接着又想办法直接对接市场再降一些,“总的电费实实在在(每度)降了1角,一些大企业降得更多,全省降了51亿元,很不容易”。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白皓 来源:中国青年报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22236@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