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GT73sO7a'><strong id='GT73sO7a'></strong><small id='GT73sO7a'></small><button id='GT73sO7a'></button><li id='GT73sO7a'><noscript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dt id='GT73sO7a'></dt></noscript></li></tr><ol id='GT73sO7a'><option id='GT73sO7a'><table id='GT73sO7a'><blockquote id='GT73sO7a'><tbody id='GT73sO7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T73sO7a'></u><kbd id='GT73sO7a'><kbd id='GT73sO7a'></kbd></kbd>

    <code id='GT73sO7a'><strong id='GT73sO7a'></strong></code>

    <fieldset id='GT73sO7a'></fieldset>
          <span id='GT73sO7a'></span>

              <ins id='GT73sO7a'></ins>
              <acronym id='GT73sO7a'><em id='GT73sO7a'></em><td id='GT73sO7a'><div id='GT73sO7a'></div></td></acronym><address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legend id='GT73sO7a'></legend></big></address>

              <i id='GT73sO7a'><div id='GT73sO7a'><ins id='GT73sO7a'></ins></div></i>
              <i id='GT73sO7a'></i>
            1. <dl id='GT73sO7a'></dl>
              1. <blockquote id='GT73sO7a'><q id='GT73sO7a'><noscript id='GT73sO7a'></noscript><dt id='GT73sO7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T73sO7a'><i id='GT73sO7a'></i>

                一张登机牌为何占了“两个座位”?背后故事让人泪目

                荆州新闻网

                2019-03-10 10:18:45

                字体:标准

                真的好想你

                我在夜里呼唤黎明

                追月的彩云哟

                也知道我的心

                默默地为我送温馨

                真的好想你

                我在夜里呼唤黎明

                天上的星星哟

                也了解我的心

                我唯一的爱妻

                ……

                凌先生触景生情怀念妻子(凌铁牛供图)

                3月4日,东航MU5476合肥飞往昆明的航班起飞后,头等舱突然传来了轻微的歌声。随着歌声,乘务长张逸文和尚舒萍发现正是坐在头等舱6A的旅客凌先生满眼泪水,低声吟唱。

                原来59岁的凌先生本来和夫人相约,今天一起去昆明出差,但不幸的是他的夫人在今年1月份去世,为了完成夫人的遗愿,他没有改变行程,而是带着两人的共同心愿,一个人乘机前往昆明。在飞机上想起与妻子的过往,不经唱起了歌。

                乘务长尚舒萍(右)与凌先生(左)合影留念(凌铁牛供图)

                “这首歌是她生前非常喜欢的。本来她现在应该和我坐在一起去昆明的。”凌先生说。

                7日,凌先生乘机从昆明飞抵合肥接受记者专访,他详细的叙述了当时情绪“失控”的原委。

                富有年代感的书签(定情信物)(凌铁牛供图)

                时间拉回至1989年下半年,那是凌先生和妻子林艳相识的一年,在当时那个物质条件不太充裕的年代,一纸书签成了他们的“定情信物”,这张书签一直被妻子保存着,直到她去世才被凌先生发现。

                凌先生夫妇的定情信物(凌铁牛供图)

                凌先生说,这个信物不仅仅是他和妻子定情之物,也反映了当时生活的艰辛。1992年两人组建家庭,同年,爱好法律的凌先生通过自学报名参加律师资格考试,自此开启了其20多年的律师职业生涯,在这过程中,他在工作和生活上,都得到了妻子的鼎力支持和无微不至的照料。

                凌先生夫妇拜访亲家(凌铁牛供图)

                “我妻子属于‘贤妻良母型’。生活上,她是内贤助,她还为我工作上的事分忧解难,是我事业上的得力助手。”凌先生告诉记者,(他)妻子尽管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但每当他遇到一些棘手的诉讼案时,妻子总会扮演倾听者的角色,为其排忧解难,时间久了妻子竟成了他事业中的一部分,所以每次出差妻子经常会同他一起,到了女儿上大学之后,这也就成了常态和习惯。

                据凌先生说,他和妻子一同前往外地出差达数十次之多。旅途中他都会播放妻子最爱听的开篇凌先生吟唱的那首《真的好想你》歌曲,并备上妻子最喜欢喝的铁观音茶……

                凌先生女儿的朋友圈(凌铁牛供图)

                但造化弄人,2018年10月妻子林艳因病住进淮南当地医院,后转至省城合肥一家医院,被确诊为红细胞再生障碍和淋巴瘤。据医生介绍,目前该病在医治上存在很大冲突。凌先生家人没有放弃,仍在进行民间调理,希望出现奇迹。不幸的是妻子还是撒手人寰。

                凌先生随身带着女儿送给妈妈的母亲节礼物——保温杯(赵强/摄)

                谈及此次在飞机上情绪失控,凌先生坦言,是因为触景生情,他与妻子是在其人生最低落时期相识结缘,之前妻子曾与他一起乘东航到云南砚山开庭过,后来该地(诉讼)案再次开庭时妻子住院,他一人乘东航前往;这次该地(诉讼)案开庭妻子已离世,他又独自一人乘东航前往,加之湖北一个案件妻子与他相伴一审二审,再审材料妻子也都参与整理,为湖北一案他妻子付出了很多心血。

                凌先生说:“如今网上已将湖北一案最高法院判例发出,我及委托单位尚未接到湖北一案最高法院这份最终裁判文书,不少亲朋好友为此在微信朋友圈上点赞鼓励,可我的妻子已离开人间未能看到,我由不得的感慨万千,默默唱起一首为我妻子去世当时稍作少量词语改编的歌曲《真的好想你》……”

                凌先生一家人的生活照(凌铁牛供图)

                接受记者采访时,凌先生还未完全从妻子离世的事实中走出来,谈及过往,不禁热泪纵横,“我没想到她会走得这么早!她和我将家中的四位老人都养老送终了,孩子也有了自己的家庭。我们约定好我以后会一直带着她去全国各地,我本该多陪陪她的……”

                据当日(3月4日)东航MU5476合肥飞往昆明航班的乘务长尚舒萍回忆,当天头等舱就一位,是坐在6A的凌先生,在资深乘务长张逸雯去打招呼的时候对方已经说了本来和老伴一起的,但是老伴年初已离世了。“他说的很平淡,我们却很触动,对他就更加关注了,平飞后,凌先生的歌声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只见他满眼泪水对着妻子的照片深情的唱着,我们提供早餐的时候安慰了他,他安静的吃完早餐睡了一会,我们给他准备了一张心意卡。”

                航班为凌先生准备的一张心意卡(凌铁牛供图)

                卡片里写到:凌先生,虽然任何人都不能感同身受,体会到您内心的感伤,但仍希望我们的善意能给您带去一份温暖。逝者已去,生者如斯,生活还将继续,愿您带着我们的暖意快乐,坚强的走下去……

                凌先生珍藏的妻子年轻时的照片(凌铁牛供图)

                真的好想你

                我一生一世唯一的爱妻!

                作者:赵强

                责任编辑:荆州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