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GT73sO7a'><strong id='GT73sO7a'></strong><small id='GT73sO7a'></small><button id='GT73sO7a'></button><li id='GT73sO7a'><noscript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dt id='GT73sO7a'></dt></noscript></li></tr><ol id='GT73sO7a'><option id='GT73sO7a'><table id='GT73sO7a'><blockquote id='GT73sO7a'><tbody id='GT73sO7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GT73sO7a'></u><kbd id='GT73sO7a'><kbd id='GT73sO7a'></kbd></kbd>

    <code id='GT73sO7a'><strong id='GT73sO7a'></strong></code>

    <fieldset id='GT73sO7a'></fieldset>
          <span id='GT73sO7a'></span>

              <ins id='GT73sO7a'></ins>
              <acronym id='GT73sO7a'><em id='GT73sO7a'></em><td id='GT73sO7a'><div id='GT73sO7a'></div></td></acronym><address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 id='GT73sO7a'></big><legend id='GT73sO7a'></legend></big></address>

              <i id='GT73sO7a'><div id='GT73sO7a'><ins id='GT73sO7a'></ins></div></i>
              <i id='GT73sO7a'></i>
            1. <dl id='GT73sO7a'></dl>
              1. <blockquote id='GT73sO7a'><q id='GT73sO7a'><noscript id='GT73sO7a'></noscript><dt id='GT73sO7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GT73sO7a'><i id='GT73sO7a'></i>

                代表冀中医药对外交流“全球共享”

                荆州新闻网

                2019-03-09 18:20:00

                字体:标准

                (两会综述)代表冀中医药对外交流“全球共享”

                中新社北京3月9日电 (记者 丁思 刀志楠)“挑战与机遇并存”,全国人大代表、甘肃中医药大学药学院教授郭玫在全国两会期间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这样概括中医药国际化的现状。

                如其所言,时下中医药“外访”的脚步加速,更多为海外民众了解和接纳。但各国因国情、文化差异及民众对中医的理解程度不同,“走出去”的中医药也面临语言沟通不畅、中药海外注册受阻等诸多挑战。

                郭玫以甘肃为例说,该省是中国中医药资源大省,拥有丰厚的中药材原材料。2013年以来,作为中国中医药对外合作交流执行省份,先后在乌克兰、法国、新西兰、匈牙利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成立了岐黄中医学院或中医中心,推动了中医药国际化进程。

                在此过程中,郭玫所在的学校也成为海外医务工作者“取经交流”的中心之一。

                “实际交流过程中,对于外国人而言,针灸、按摩推拿这些才是他们接纳的中医,海外法律政策的制约是中医药国际化的最大困难。”面对记者,郭玫这样讲述众多海外医务工作者的一线感受。

                郭玫说,目前,绝大多数国家对中医药准入没有明确规定,使用中医药产品、技术,建设医疗机构,中医从业人员执业等大多无法可依,中药材多品种、大批量进入国外很难,海外医保也不包含中医药诊疗服务,使得中医药走出去缺乏竞争力。这份难题摆在了“当代李时珍团队”的面前。

                全国人大代表、云南白药集团研发总监朱兆云也认为,在软组织损伤方面,中草药能弥补其它药物的不足,具有一定优势。但中医国际化要走出去,还需经受各种实验和考验。

                “中草药、民族药的化学成分很复杂,就一味来说都很复杂,更别说复方了。”朱兆云说,“中药材的产地不一样、采收季节不一样、同属不同种的中药材化学成分会有量的差距,保证‘批间一致性’是中医药走出去的难点,这并不容易做到。虽然路还很长,但是值得尝试。”

                朱兆云说,要“规范种植、选对药种,在同一块地上种植。”

                朱兆云认为,最核心的仍是做好医药科技研发,用科技手段实现传统药物价值,开发提高其资源附加值;中医药走出去还需因地制宜,符合海外民众的文化传统和生活习惯,真正让中医药为世界民众所共享。

                在郭玫看来,中医药的国际化还需要攻克“语言危机”。郭玫建议,政府、企业、专家学者联合推动中医药海外立法,成立专业翻译团队,对双方国法律政策进行收集整理,并提出制定符合双方标准的法律条文,促进深入合作。

                郭玫认为,中国政府要培养高水平专业人才队伍,尤其是高水平中医师、中医外语双通复合型人才,为外派教师及海外培训奠定基础,让中医药文化传播深远。(完)

                责任编辑:荆州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友情链接